醫療衛教文章
醫病共享決策
 
 
 
 醫療衛教
回首頁
童醫院會訊五期
發表人 田美惠 社工師 科別 心身科
親情該難捨難分-從家族治療來看精神病患的家庭關係

    還記得數月前,在報章雜誌上常常會看到一些標聳的話題-父或母親攜子自殺的新聞,不禁讓我想進一步探討家庭內的互動關係是如何相互影響,而這可讓你有所觸動,有所轉變?中山醫學精神科主任張家銘(2004)統計1992年到2001年之間,父母攜子自殺的案件共有78件,但其中的56%皆發生於 1999~2001 的期間,可見夫妻雙方把孩子當作自己的財產因而剝奪他們生存權利的事件越來越頻繁。正當我們進一步探究引發攜子自殺行為的首要促發因素為何,結果皆可發現『家庭衝突』是佔據父或母親造成悲劇的主要原因之一,孩子成為夫妻單方報復配偶的攻擊籌碼,但換來的結果怎不叫人心酸呢?
    家庭可以是和諧亦可以是權力衝突相互爭奪的戰場,同時也是個發展階段不斷演進的場所。家庭發展的每一個階段都帶來新的需求,隨著家庭成員年齡的成長、情境的改變,都會使家庭成員去適應新的需求,家人關係和表現自然也會演變,就如同月亮圓缺的變化,每一次都有不同的主題,而這個現象我們稱為『家庭生命週期』。從發展的觀點來看,家庭的生命起於夫妻雙方的結合至夫妻雙方終老死亡為止。其中有些特定的生活事件,如:第一孩子的出生、孩子就學、孩子青春期、子女離家等都會衝擊家庭,促使家庭成員改變或調適以應付所需的挑戰和危機。家族治療師將家庭生命週期分為下列階段(Zilbach,1989):

第一階段是新婚期:
    男女經由結婚而組成家庭,並重新發展一套互相補充需求的因應行為,同時,為建立新家庭共同培養獨立能力和親密關係。獨立能力包括建立自我、經濟獨立、並且能調整自己與原生家庭的關係;親密關係則是夫妻兩人能互相體貼,培養協商合作能力,建立情感表達及溝通管道。
第二階段是孩子的報到:
    當第一個孩子出生時,夫妻雙方的地位提昇到為人父母的角色,除了在生活中需要考慮到孩子外,不論心理或生理上,都必須更清楚區分彼此的職責與分工,誰要煮飯、接小孩、購買孩子用品等,兩人都需要重新界定和分配家務及照料孩子的瑣事。
第三階段是孩子就學期:
    當第一個孩子準備上幼稚園或小學時,象徵其要長大了,意味著與外界建立新的關係。小孩若是害怕,遇到困難可能退縮而無法發展社交關係及人際能力,此時,父母若捨不得而感到焦慮,那孩子更會走不開,拒絕上學或上學恐懼症便是最佳的症狀。父母過度保護小孩會剝奪其在現實環境上的適應力,讓他無法學習自我控制,尊重他人需求。
第四階段是孩子進入青春期:
    當子女進入青春期,家庭就面臨新的結構挑戰,特別是獨立自主。父母不再能維持以前的權威,但他們又無法捨棄權威,家規的改變、限制的設定以及角色的再協商都是必要的。倘若父母無法適時調整對子女的控制權,子女感到威脅加重,可能會造成更激烈親子對抗賽或者孩子失去自動自主的精神,變成退縮依賴。
第五階段是孩子成人離家期:
    孩子長大了,離開家庭,在這種情形下,孩子的離開可能導致夫妻雙方衝突增加,或對於生活變得空虛且毫無意義而引起沮喪及孤獨感,對父母而言,如何重新調適夫妻倆人的生活將是此階段的主要工作。
第六階段是退休期:
    夫妻必須學會因應白天相處時間的增加以及收入的減少。同時,還必須承受失去朋友及親戚的痛苦(最痛的是失去配偶)、因應自己的疾病。配偶去世後,家人常常要在家中或療養院照料喪偶的老人,所有家庭成員在此情況下,都面臨新的轉變期壓力。
    許多精神科患者的問題來自於他/她在家庭發展轉化上出現困難。以新婚夫妻來說,我在精神科門診曾經遇到一個30歲剛結婚滿一年的女士,醫師的診斷為輕度憂鬱症,在釐清原因之後,醫師認為是家庭的問題,於是轉介社工進行家族治療。夫妻雙方依治療時間到達,剛進門沒多久,邀請夫妻雙方坐下時,太太就開始哭訴及數落所有丈夫的不是。太太說:『婚前他不是這樣的,他會時時關心我,問我怎麼了,現在他只要一下班就會盯著電視…』。丈夫說:『做一個男人真的很辛苦,在外面要面對上司的壓力,回家後稍有不注意,太太就認為我不夠體貼,她什麼時候要喝水,什麼時候要出去吃飯,都要我不問就要先知道…』。而太太卻說:『如果這麼小的事情都要我提出要求,你還算關心我嗎?』。
 
    其實這是一個「假如你愛我,就應該不用我說,也知道我的需要…」的典型例子。這種心態,令很多女人在愛情及婚姻上嚐盡苦頭,但要說的是愛你的人並非是你肚子裡的蛔蟲,無法理解你所有的需要,也不可能長期把關注集中在你身上。婚姻是一項艱鉅的工程,不能單靠愛情來維持,而是能互相支持、分工合作的互補搭配,有嚴苛的一方就會有柔和的一方來加以平衡。倘若單方只是一味地要求、控制對方為你而變,這種一面倒的過程,只會造成對方的冷漠與不回應。在這個家庭中,夫妻陷入困境的理由是他們忽略了問題之中的事實,想要讓他們解脫出來,就必須讓他們看到在這個剛成立的婚姻關係中自己扮演的角色,能否再培養協商合作、支持的能力。李維榕(2004)曾說兩人結合,第一個小孩就是婚姻,因此雙方都要重新調整自己的角色與責任,細心呵護這個小孩,婚姻是所有家庭的長子,你把它帶領好,它就會變成你最得力的助手,為你打點一切,其他的孩子都會在它的庇蔭下健康長大。
 
代母出征
    這是一個去年在精神科住院的患者,當我第一眼看到她時,平頭的造型與狀碩的身材,很難想像她是個20來歲的女孩。個案從十六歲起,就出入精神病院,原因在於她不時會有自殺或放火的行為,同時常常會對家人亂發脾氣、摔東西,但大部分攻擊的對象都是爸爸,這次入院已經是她第八次縱火了,爸爸媽媽對她的行為感到無奈,左右鄰居更反對她繼續留在家裡。女孩入院後,精神症狀並不像父親所描述一樣會胡言亂語、亂發脾氣,反倒是能與醫師討論身體上的不舒服,醫師懷疑與家庭內的互動有關,因此邀請社工進行家族會談,了解家庭關係。女孩的媽媽與爸爸依約前來,媽媽的身材較為矮小,頭髮的稀疏與不化妝的臉龐,顯示多年來家庭的重擔不曾放下過而形成的風霜面貌;然而爸爸的體型和女孩相像,有著中年男人的自信與成熟氣息,夫妻倆人在會談室內的燈光下呈現強烈的對比。
    這一家進入會談室後,夫妻相鄰而坐,女孩就坐在爸爸的對面。我向爸爸媽媽說明會談的主要來意後,只見媽媽向女孩說:『你只要不要再放火就好了』。一提到此,女孩的恨意立刻寫在臉上,充滿憤怒的眼神斜視著爸爸,然後站起身用手指著爸爸說著:『就是你在外面有女人,你要給媽媽一個合理的交代,否則我不會放過你』。當女孩說出這些話時,媽媽臉上那股難以形容的哀傷、情緒的憂鬱,只覺得萬分無奈,頭低的已經看不見她臉上的變化了。我問爸爸:『當你女兒跟你這樣說時,你的感受是如何?』。爸爸說:『你又沒有證據,只因為我比較晚回家而已,你就認為我在外面有女人,懷疑東懷疑西的』。爸爸的話似乎並沒有針對我的問題加以回答,倒是意有所指的說給在場中不發一語的媽媽聽。這原本是夫妻之間的事情,現在卻由女孩來替母親說話;於是,我試圖要求女孩停下來,讓媽媽來對爸爸說這些話,恢復到夫妻對談的空間。媽媽用微弱的聲音說著:『我明明就有看到你跟外面的女人在一起吃飯,而且你們的小孩也已有6、7歲了』。此時,爸爸立即反駁:『那是我在外面的朋友,我連交朋友的機會都要被剝奪嗎?』。接著,媽媽就開始細數著這些年以來,她如何為這個家犧牲自己保衛著先生的事業、如何跟蹤先生、如何偷聽電話、如何發現先生外遇的對象與小孩,甚至哭訴著先生買了一棟房子給外婆(ps:外面的老婆)等種種事件,但只要媽媽一說話,爸爸就以各種理由加以反駁。女孩見到媽媽的聲音越來越微弱,爸爸的氣焰越加高張,就如同初見面夫妻兩人呈現的強烈對比時,女孩就站起來依靠在媽媽的旁邊大聲斥責:『你敢做就要敢當,我有看見你和外面的私生子一起買東西啦』。此時的媽媽,就像年幼的小孩般仰賴著別人來為她出氣,乖乖地坐在椅子上,依靠女兒出面保護她。看著此景,察覺到母女兩人角色大換位,女孩變成妻子,媽媽變成小孩了。由於女孩與爸爸的斥責聲相互叫囂,再不阻止,父女倆人恐怕在會談室打起來。我看著父女兩人的相互對罵,卻跟媽媽說:『你在家常常看到她們父女倆這樣嗎?』,媽媽苦笑著點頭表示,於是我又說:『似乎妳女兒將妳心中的那把火真正放出來』。
    母與女的關係十分奇妙。很多時候,母親把女兒當作自己的一部份,自己喜歡的東西,希望女兒也能喜歡;母親未完成的夢想,希望女兒去完成。而女兒天生是母親的忠實觀眾,留心著母親的一舉一動;女兒也是母親的守護神,一察覺母親的處境不利,就會挺身而出,甚至犧牲自己,很多女孩子的心理疾病都與保護母親有關。案例中的女孩,打從六、七歲開始,就習慣和媽媽去跟蹤、捉姦,看著媽媽鎖著的眉頭一天比一天緊,眼淚一天比一天多,而女孩的視野也只停留在媽媽深鎖的愁眉中,媽媽的眉心打不開,女孩的世界也就陰霾散佈。就算在自己的房間裡都能感覺到母親的心情,一點一滴滲入她的思想和她的生活,母親的心跳,成為女兒的心跳,母親的怨懟,成為女兒的怒吼和報復。在這個家庭中,可觀察出女孩成為父母關係中的代罪羔羊,表面上似乎女孩的外顯行為(放火、自殺)是急待解決的問題,以為只要解決此人此事的問題,一家人就可以安枕無憂,但是如果留心觀察這家人的互動,慢慢抽絲剝繭很快地就會發現女兒的問題行為無形中挽救父母的婚姻,夫妻忙著處理女兒的行為,就不用面對婚姻的危機。
    家族治療的第一步就是以系統性的觀點來看,從個人的心理病徵推引出家庭內各成員的相互關係。父母親的不和,子女常會不自覺地加入他們的陣容,形成一種三角關係;被捲入三角關係中子女,其實是對父母忠心耿耿的孩子,他們往往發生各種心理病徵或行為問題,目的是要保衛或平衡父母之間的情緒糾紛。案例中的女孩以放火行為來表現媽媽隱藏內心的痛苦,也促使夫妻倆人疲於奔命地共同為女孩找尋可以解決她問題行為的方法。尚且不論爸爸是否真正在外面有養女人,如何讓女兒回到原本子女的位置上,不再替媽媽發言,夫妻共同解決他們倆人之間的爭執與衝突,這就是治療的第二步-為此家庭建立適當的夫妻界限,阻擋女兒的介入。
    在瞭解案例家庭的互動關係後,我試圖問媽媽:『你還要妳女兒為妳抗戰多久?就好像古代的花木蘭一樣,本該是男人出去打仗的,卻是女兒為爸爸打仗,而一路上卻遇到許多困擾與挫折』。媽媽靦腆的笑而不答,但聽得懂我話中的含意。而後,我看著女孩說:『妳真是個孝順的女兒,妳把媽媽心中的怒火在現實環境中點燃了』,女孩微笑點頭。會談的最後,我對夫妻說:『倘若你們的夫妻關係無法解決,那麼女孩將持續為媽媽放火』。面對這個女孩為媽媽奮戰的案例,要如何協助女孩擺脫緊緊連繫父母情緒的無形枷鎖,怎樣讓媽媽與爸爸之間真正相互對談而非拉一個子女來攻訐另一半,這都是該努力的方向。
    中國人的家庭最常見到這種夫妻關係破裂,子女成為父母之間的傳話筒或者成為壞小孩來維繫著僅存的夫妻名分。然而父母之間的衝突,子女往往感受最深,或許很多父母不清楚,子女所做的『壞行為』,其實是基於一種本能的孝道,用意是要保護父母面臨的婚姻危機。而父母真的要把子女當作是報復對方的武器嗎?天真的孩子無端地捲入成人世界的鬥爭裡,爭戰不休,直到成為問題孩子或心理疾患者,父母才會同心面對這個棘手的孩子。但是從家庭的角度來看個人行為:一個壞孩子,可能是最忠於父母的孩子。
*衛教文章可提供民眾閱讀,若需引用內文作發表用途,請與我們聯繫,以免觸法
發表日期:2009-11-06
     
梧棲院區 04-26581919 地址:435臺中市梧棲區臺灣大道八段699號  [連結地圖]  
沙鹿院區 04-26626161 地址:433臺中市沙鹿區成功西街8號  [連結地圖]
服務專線:04-26581919 分機 4430、58282
到訪人次: 329756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