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衛教文章
醫病共享決策
 
 
 
 醫療衛教
回首頁
童醫院會訊四期
發表人 陳駿逸 醫師 科別 血液腫瘤科
二十一世紀治癌新觀念-分子靶點療法

    電影”鐵達尼號”相信是許多人都熟知的故事,情節內容大致上是一群充滿無限希望的旅客,搭著當時最豪華且堅固無比的巨輪-鐵達尼號,正在沉浸於美好的海上風光之時,眼前突然出現了巨大無比的冰山,使得這群旅客驚慌失措。而我們週遭的親朋好友倘若不幸罹患了癌症,又何嘗不像是”鐵達尼號”上的旅客,在他們可能是正想好好衝刺,抑或是正處於飛黃騰達的時刻,正如鐵達尼號”上的旅客悠游於人生之時,萬萬沒想到會突然面臨莫大的冰山危機-罹患了癌症;而許多人也正如故事中的人物一般,亂了方寸,不知如何面對癌症的打擊。
    大家都知道,假設故事發生的時間點是現在,我們航行在海上,再次遇到了迎面而來的冰山,我們又會怎麼辦?不用說當然是先解決冰山了。以目前癌症的傳統治療方法(包括化學治療、放射治療、手術治療、免疫治療等),來解決眼前的癌症,有可能或多或少可以改善冰山的一角,甚至有機會消滅整個水面上的冰山,也就是我們所謂的肉眼所見的”巨觀腫瘤”。然而這種癌症治療當中,病患常常本身要冒著被這些傳統治療的流彈(也就是說副作用)所波及,例如化學治療所造成的骨髓抑制、食慾減低、腹瀉、發燒感染,放射治療所引起的吞嚥困難、口腔粘膜潰瘍等副作用,凡此種種,都會使得病患身心受到影響,甚至選擇逃避放棄。而且最重要的是這些傳統的治療不僅有一些惱人的副作用,而且現今仍有相當程度的治療盲點,例如抗藥性的產生、癌症復發等問題。此外正如我們所熟知的,縱使傳統治療把水面上的冰山解決了,水面下的、我們肉眼所不及的冰山,也就是那些微觀的腫瘤細胞,這些問題也還是會繼續地對病患有所損傷,而且最後還是會浮出檯面,變成另一座冰山,造成了癌症再發,終究讓鐵達尼號的結局一再上演。平心而論,目前的癌症傳統 治療成績是不盡理想的,以致於許多民眾並不是盡信正統的癌症治療。
    林女士,今年七十二歲,過去一直是個快樂的銀髮族,兒孫滿堂和樂融融。三年前,林女士經常咳嗽,起初以為是感冒,但是久咳不癒。孝順的兒子趕緊帶母親前往醫院做一系列的檢查,經醫師診斷為第一期肺癌。於是緊急入院進行手術,花了大概三個月的時間療養後才拖著虛弱的身軀出院。林女士原以為噩運從此遠離,不幸地在開刀後一年,又出現了惡性腫塊,林女士心情頓時不知所措,在醫師及家屬的細心開導下,林女士決定再次接受另一次的手術。
    手術後,林女士每天活在肺癌惡魔會再度來襲的陰影,她也每天祈禱能從此安然無恙。然而天不從人願,不到半年肺癌又再度席捲而來,而且更嚴重。兩側肺部都有腫瘤,這回林女士無奈的被迫只能接受化學治療。在為期半年的化學治療,病況一直沒有受到控制,咳嗽也日益嚴重。最後醫師也對病情束手無策,宣告治療失敗。林女士歷經了化學治療的副作用脫髮、疲倦、體力不支,再加上咳嗽難耐,嚴重的影響生活品質,失去了做人的基本尊嚴,一度有輕生的念頭。所幸拜現今生物科技之賜,一個具有直接作用於肺癌分子靶點的新藥被正式應用在臨床的治療,終於讓林女士重獲新生,咳嗽症狀迅速改善,病況持續進步,在家快樂地含飴弄孫。
    癌症,是全世界上多數人的頭號殺手,許多人會聞癌色變,深怕它找上自己。然而更令人畏懼的是現今癌症治療中的化學治療、放射線治療,不但效果並不是盡如人意,而且受治療者更要付出身心的煎熬。所謂的癌症化學治療,就是用具有抗癌特性的化學物質以注射或口服的方式進入人體,干擾癌細胞的生長,進而達到治療癌症的目的。然而放射治療則是用高能量的放射線根據精密儀器的定位,將放射線能量送至腫瘤處,達到殺滅腫瘤的目的。這兩種治療的模式的確是醫界各位先驅前仆後繼的成果,乍聽之下似乎是極為完美的治療模式,但是就有如 ”水可以載舟,亦可以覆舟”一樣,這些癌症的傳統治療一則可以利己,一則可以害己。實行這兩種治療後,人類漸漸瞧出了它們的副作用。好比說化學治療就有如美伊大戰的美國轟炸機要轟炸海珊在伊拉克躲藏的要塞,雖然行動前會做詳細的衛星定位,戰術推演,而且對”炸彈”的作用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是難免還是會發生誤炸平民的悲劇。現今的化學治療或多或少都會破壞身體內的好傢伙,如:血球、腸胃道黏膜細胞。而放射線治療則因為放射線行進的過程以及主客觀的因素也會造成腫瘤週遭的好鄰居或多或少都受到池魚之殃,如:腸胃道發炎、骨髓功能被抑制、口腔粘膜潰瘍。雖然這兩種治療的副作用,目前已經有相當不錯的解決之道,然而還是讓病患有所困擾,甚至這些癌症的傳統治療其療效都不盡理想,尤其是在治療失敗後,更是讓醫師一籌莫展。
    然而人類並沒有因此而放棄,一方面積極的檢討這兩種治療的缺失,期待能找到像”巡弋飛彈 ”般的分子靶點藥物直接且高準度地命中目標,而且不傷及無辜。另一方面也從分子生物學的基礎去詳盡地了解各類癌症的致癌機制,期待能找到癌細胞最致命的罩門”治癌目標靶點 ”。這種配合高準度的分子武器以及定位出精確的治癌目標靶點,構成一種現今的治癌新觀念-分子靶點療法。
    現今醫學上認為癌症的成因是由多個因子所促成的,而導致癌症形成的機制也是由於一系列的身體防衛機制出了問題加上致癌基因活化。這種情況就像”錯亂的骨牌 ”效應一樣,一定要先有第一擊,而其後的第二個骨牌倒了,才會有第三個骨牌跟著應聲倒下,接著一個接著一個倒下,最後才會全排倒下而爆發問題。倘若我們能在其中一個骨牌要應聲倒下之時(也就是說在癌症形成機制的其中極為重要的一環),迅速地用我們的手指將它扶起,接下來的骨牌就有機會不跟著倒下,而其後的骨牌效應也會因為這”神來一手”阻斷這悲劇。而分子靶點的療法就是在致癌的骨牌效應中找出極為重要的一環以及這個”金手指”,好來阻斷最具扳回劣勢的關鍵骨牌。這種的做法,確實可以準確地殺滅癌細胞而不致錯殺正常細胞,因為正常細胞並沒有錯亂的”骨牌效應”(亦即癌性病變),所以這種分子靶點的藥物,不會有不希望的副作用。
    令人鼓舞的,這種致癌的新觀念目前已不再只是空想的階段,已經有許多具有這種功能的分子藥物陸續出爐,正接受一系列臨床試驗的考驗。目前已經有幾個藥物已經脫穎而出,在特定的癌症治療占有舉足輕重的跨時代意義。如治療乳癌的Herceptin、非小細胞肺癌的Tarceva、淋巴瘤的Mabthera,以及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的 Gleevec 、大腸直腸癌的Avastin、頭頸癌的Erbitux等。
    癌症治療,不應該只依靠制式化的治療而己,現存的一些治療上的死角與盲點,一直是臺灣及國際癌症醫學專家及醫師共同努力的領域。期待人類能以此為基礎,能夠更上一層樓,找到適合每個人病情需要的個體化分子靶點治療,畢竟癌症發生的原因在你我身上是不會完全一致的。也更希望未來的癌症治療能讓每個病患都向林女士目前一樣,是快樂、愉悅地接受治療,也都有喜獲重生、重新出發的感覺。癌症治療的觀念,也應該由國人的角度,除在分子生物學、基因治療、分子生物靶點療法的積極地尋求符合國人需要之治療新發展外,也期待台灣的醫學界能嚴謹地、有系統地研究傳統中草藥及其相關療法中,經過適當地整合出有系統的新抗癌療法,應可為國人的癌症治療,帶來許多新的希望,或許台灣版的”鐵達尼號”,結局是喜劇收場。

*衛教文章可提供民眾閱讀,若需引用內文作發表用途,請與我們聯繫,以免觸法
發表日期:2009-11-06
     
梧棲院區 04-26581919 地址:435臺中市梧棲區臺灣大道八段699號  [連結地圖]  
沙鹿院區 04-26626161 地址:433臺中市沙鹿區成功西街8號  [連結地圖]
服務專線:04-26581919 分機 4430、58282
到訪人次: 328874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