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衛教文章
醫病共享決策
 
 
 
 醫療衛教
回首頁
童醫院會訊一期
發表人 田美惠社工 科別 心身科
憂鬱症-淺談一個憂鬱症患者的心理治療

    近日來,連續發生演藝人員與立委的女兒因憂鬱症而自殺身亡,不免讓一般社會大眾對憂鬱症這個疾病蒙上一層陰影與疑問?常常會想要進一步瞭解「得到憂鬱症的人會走上自殺的絕路嗎?」根據2004年美國精神醫療組織公佈的數據中顯示平均一百人中就有十五人罹患重鬱症,尤其在女性人口中發生率高達25﹪,而憂鬱症患者中有15﹪會死於自殺;憂鬱症患者會自殺的原因乃因包含某些程度的遺傳因素(有自殺者的家族)和特殊的性格特質(衝動性人格),加上後天環境因素(個人支持系統低)與罹患精神疾病,在受到某種生活事件的刺激之下,就很容易發生。因此,並非所有罹患憂鬱症的人會有自殺的傾向。

    現代人面對競爭強烈的資訊社會,強調高科技、高知識水準經濟需求往往讓各個世代失去心理健康的平衡點,如老年人因疾病纏身而厭世、中年人因產業替換,經濟衰退而失業、婦女因家庭與事業角色的多元而疲累、青少年因前途不確定或感情挫折而失落、兒童因課業與父母關係而沮喪…等,可明顯看出情緒上的失落與無力,已漸漸成為一般人會出現的壓力反應。大部分的人在面對層層壓力下,能夠在短時間內調適自己的步伐,自動恢復正常,但仍有一部份的人無法因應環境壓力的變化,再加上個人人際關係的疏離,促使精神上無法負荷持續累積的不順遂,憂鬱便成為這些人表示生病的管道。在台灣罹患憂鬱症的人數有逐漸增加的趨勢,根據衛生署最近的調查,全國15歲以上的民眾約有 9% 的人有中度以上的憂鬱症狀,而這是可明顯看到的數據;但由於台灣文化習慣「心事往肚裡吞」,拒絕承認自己有情緒上的困擾及對精神病有烙印的情況下,真正潛在檯面下的憂鬱症人口數是無法預期。世界衛生組織估計,至西元2020年憂鬱症將成為與癌症和愛滋病共列為二十一世紀的三大疾病之一。
 
    憂鬱症最常呈現的生活基本狀態為情緒低落與失去興趣,他們常抱有凡事悲觀、持續絕望、自卑、無法鎮定、焦躁等精神狀況。依據美國精神醫學會2000年精神疾患診斷標準手冊(DSM-IVTR)中對憂鬱症(Major Depression)的說明如下:
 1、 兩週期間內,同時出現下列症狀五項(或五項以上),且呈現原先功能的改變;並且包含有憂鬱心情或失去興趣、愉悅感其中一項。
     注意:需不包含一般性醫學狀況或心情不一致的妄想或幻覺所造成 。
     (1)憂鬱心情,幾乎整天、每日都呈現憂鬱的表情,可由主觀感覺到悲傷、空虛或由客觀地觀察出哭泣現象。(青少年或兒童可能以易怒、情緒激動不安的狀況出現)
     (2)幾乎原本所有的活動、興趣都有顯著減少的狀況。
     (3)沒有處於節食的狀況而明顯體重下降或體重增加(如一個月內體重變化量超過 5 %),如食慾變差而進食量少以致體重下降、或因焦躁進食量增多而體重增加。(兒童則需注意其未能如預期應增加的體重即應考慮)
     (4)幾乎每天失眠或睡眠過多。
     (5)幾乎每天激躁不安或可觀察出有遲緩呆滯的情形。
     (6)幾乎每天疲累或失去活力。
     (7)幾乎整天感到自己沒有價值感或出現過份、不適當的罪惡感(可達到妄想程度的罪惡感;並非僅僅自責或因生病的罪惡感)。
     (8)幾乎整天思考能力或專注力減退、猶豫不決、想不出任何事情。
     (9)反覆地想到死亡(不僅是害怕自己即將死亡)、重複地出現無特別計畫的自殺意念、有過自殺嘗試、或已有實行自殺的特別計畫。
2、 症狀引起臨床上明顯的社會、職業或其他重要功能的損害。
3、 症狀的發生並非由藥物、酒癮、藥癮的使用所引起或因內科問題(如:甲狀腺過低)的直接生理效應所造成。
4、 個人在經由傷痛過程之後仍無法回復正常的快樂,例如失去親人而哀悼悲傷超過兩個月以上,仍然一直無法恢復心情的平靜,呈現明顯的社會功能受損、無用、無望、無價值感、自殺想法。
 
一個個案的分享
    現實中有許多的生活事件會引發個人產生失落,而這種「失落概念」是由英國人文社會科學院院士布朗爵士(Si-r George Brown )所提出,包括健康的失落(如:罹患絕症、久病不癒或是身體殘障);財產或工作的失落;人的失落(親友、家人的離開或死亡);珍惜的願望之失落(如:驟然得知配偶有外遇或是愛人移情別戀)等,都是扮演引發憂鬱症患者自殺的催化因素(鄭泰安,2004)。當我們遭遇到生活事件的挫折或痛苦事件時,憂鬱、難過是正常的,而個人原本就具有尋求成長和生存的能力,隨著時間與現實生活的不斷運行,原先痛苦事件所產生的難過、沮喪感覺會漸漸淡化,但一旦悲傷哭泣、沮喪的時間持續超過兩個月以上,家屬或友人就需要有警覺性去瞭解個案的精神狀況。
個案為一40歲已婚婦女,家庭關係和睦、與案父之間的關係較佳,自從 3、 4 年前案主父親逝世後,案主經常鬱鬱寡歡、情緒反覆不穩定,開始出現酗酒、自殘等行為,經專科醫師診斷為憂鬱症,由於個案有自殘危險的潛在可能性,故入院治療。在住院過程中,個案情緒仍顯不穩定,常獨自一人在棉被裡哭泣。
    個案入院後,除了服用抗憂鬱劑(百憂解)來補充腦神經傳導物質的不平衡外,心理治療成為改善個案憂鬱的另一種方式。由於此個案對於過去的悲傷經驗(深愛的父親過世時,自己未能見其最後一面,而深感內疚)尚未排除,且未有正確情緒抒發管道,相對地影響個案家庭關係與生活。因此,心理治療目標著重在使個案重新經驗過去的創傷,藉由在當下的情境中重新經驗過去被凍住的感覺,讓個案修通過去未能完全表達出來的情緒,即引導個案在此時此刻去重新經驗對父親的離別情緒。首先,諮商員先初步瞭解個案與父親之間的親子關係,並逐漸引導個案經驗過去與父親的快樂事件。當治療過程引接到父親逝世時自己的感覺是什麼,個案呈現大聲的哭泣現象,此時諮商員讓個案用紙袋來呼吸,因為重新經驗創傷的哭泣行為會有大量呼吸的動作,而過度的呼吸會使個案有身體發抖與頭暈的現況。
    因此,諮商員會要求個案將眼睛張開與當下做接觸並提醒此時的她是安全的,有諮商員在陪伴她;而過程中個案曾出現眼光呆滯與閉上雙眼的狀態,諮商員會以支持、同理的方式要求個案張開眼睛,目的在避免個案獨自一人經驗過去的悲傷經驗,諮商員需適時讓個案與當下做接觸,並以溫暖、支持與同理的方式(眼神接觸、肢體的接觸:如握手)陪伴個案。因個案對父親有未能完結道別的情緒,完形心理治療(Gestalt Therapy )的空椅技術便是用來引導案主與逝世的父親說話,讓個案完整經驗內心隱藏未說的感覺能在當下的情境中說出來,待個案完全經驗自己的感覺後,此時諮商員採用雙椅技巧,邀請個案扮演父親的角色,請個案說出當父親看到個案的狀況時會說些什麼,讓角色扮演父親的個案對個案說話。在扮演父親的過程時,父親(實際上為案主)明確表達期待個案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再飲酒,關心自己現在的生活。藉由協助個案說出與父親的不捨情緒後,個案會修通自己現在的行為模式與過去經驗的關係,並重新導向正向的生活。若個案能在專業協助下說出自己生命故事中的挫折是能將憂鬱狀況減低的第一步,邀請個案能在生活中面對自己難過情緒時,尋找適當的朋友傾訴,盡少讓自己一個人去承擔心中所有的不舒服。
    憂鬱症患者常用消極或負面的心理防衛機轉(如:自責般的內射情緒對象,由外轉內)來面對自己的挫折與悲傷事件,因此,不論是家人或親密的友人此時的指責或勸誡式的說道理不見得是他們所需要的,最好的方式是能陪伴他們,適時的給予正向支持與鼓勵。
 
及早發現及早治療
    憂鬱症就像是感冒一樣,及早發現就有復原的機會。因此,在面對憂鬱症患者時不要害怕也不要緊張他是不是得到精神病的污名化名稱,而忽略就醫的重要性。藉此一般社會大眾要對憂鬱症病發癥兆有清楚的瞭解,當發現身邊周遭的人頻頻出現身體倦怠、起不來,吃不下,睡不著、工作無效率、缺乏耐心、無現實感且呈現孤立不交談、開始與家人間的溝通不良時都有潛在發生憂鬱症的危險性。倘若家人開始覺得不耐煩,相互抱怨或責難,甚至責怪患者偷懶,家庭氣氛籠罩在抑鬱的情境中,喪失家庭功能,不但患者深感無助,家人也備受精神上的折磨,最後將導致患者病情的惡性循環,家人疲於恐慌錯亂,不知如何面對患者,不知不覺中患者更孤獨走向寂寞的邊緣,甚至結束自己的生命(董氏基金會,2004)。所以,家人要及時掌握治療時機,協助患者順利就醫,藉由專業醫療團隊的運作,才能真正幫助你所愛的人遠離病痛。總之,憂鬱症不是不治之症也不是一件羞恥的事件,倘若擔心自己可能有以上所述症狀的困擾,記得趕快找一位可信賴精神科醫師,透過正確的用藥與輔助性的心理治療,相信能很快重拾以前健康與快樂的時光。
    現在你也可以根據董氏基金會憂鬱症量表來檢測自己的憂鬱指數。若你在兩個禮拜內發現有下列症狀時:覺得自己想哭、覺得心情不好、覺得比以前容易發脾氣、睡不好、不想吃東西、胸口悶悶的(心肝頭或胸坎綁綁)、覺得不輕鬆與不舒服(不爽快)、覺得身體疲勞虛弱無力(身體很虛沒力氣或體力)、覺得很煩、記憶力不好、做事無法專心、覺得想做事或做事時,比平常緩慢、覺得比以前較沒信心、覺得比較會往壞處想、覺得想不開就是想死、覺得對什麼都失去興趣、覺得身體不舒服(如頭痛、頭暈、心悸或肚子不舒服…等)、覺得自己很沒用;尋找專業精神醫療的協助將會是最佳的方式來對抗病魔喔!

 

*衛教文章可提供民眾閱讀,若需引用內文作發表用途,請與我們聯繫,以免觸法
發表日期:2009-11-06
     
梧棲院區 04-26581919 地址:435臺中市梧棲區臺灣大道八段699號  [連結地圖]  
沙鹿院區 04-26626161 地址:433臺中市沙鹿區成功西街8號  [連結地圖]
服務專線:04-26581919 分機 4430、58282
到訪人次: 332067人